像天空中遙遠的星星終將還是屬於了我

夜色中,夢一樣的想像,夢一樣的情景,即使醒著,也像在夢中。奇怪,人有時很希望沉酣於夢中,一場甜美的夢,會帶來愉悅的心情,會留下長久的回味,會彌補心中卓悅冒牌貨的遺憾。但好夢總易被強光喚醒,於是我的心中有些拒絕強光。其實,強光在哺照萬物的同時,也遮住了一部分存在,就像白天遮住了黑夜,日光遮住了月亮。

無拘無束的想像中,已經越過了山梁,前面是個不大的村子,二三點燈光,靜靜地、默默地似要睡去,仿佛同月夜不處於同一個時空。我知道,再走幾裏路,就到了鄱陽湖邊了,那是視野開闊的地方,那種月高水靜的夜景我曾是見過的:高高的月亮掛在天空,靜靜地照著湖面,泛著粼粼的波光,仿佛童話的世界。很想去領略一番,但有些遠,只好就此回頭。

回到村子,一切都似在月光下安睡,只有母親為我留著的燈,從虛掩的門縫中能看見發紅的光。母親一如往常,只要兒女們晚歸,就會等待。此刻,她正在臥房中聽著禪歌,注意著門的響聲。回到家中,我仍無睡意,關了燈,開著門,讓月光從大門中流瀉進來,照亮客廳,也照進我的心田。今夜的月真明。

瞬間的安靜讓我此刻不安的心變得平靜,教室裏的卓悅Bioderma的燈管打在我的臉上,書本上倒映著我快速而又歡快地書寫的影子,想是這一刻的寧靜,

一個人的生活,其實並不孤單,所謂的孤單,就是一個人的狂歡,若是我只是去依賴,總是不會長大。有些東西,也許錯過的美麗,好的殘忍卻都是生活賦予我們最真實的寫照。如果只是為了一時的滿足感和虛榮感而去抓取那不存在的真實感,人生也變得荒唐。

遠處的搖滾樂聲傳入我耳,新生來了,我沒有一絲喜悅感,內心也毫無任何的激動之情。我背著書包,頂著一張遺臭萬年皺巴巴毫無表情的24歲的老臉,晃悠悠,屁顛顛,回宿舍。想是我終於還是老去了,老的馬上就要滾入社會滾滾紅塵之中去溜老大的一個圈,然後是各種摸爬滾打。

現在的煙火,熱鬧,都不屬於我。我看到年輕的孩子們臉上燦爛的微笑

我還是守著自己的年華,或燦爛或優雅或忙碌或無知的走下去。

每個人都是這社會的長跑者,只是我腦袋本一點卓悅Bioderma跑的有點慢,偏生路上又有好多的小石頭隔了我的大腳,而我又在路上怨七怨八,所以離隊稍微有點遠,但是不可否認我還在跑著啊。

究竟要跑往哪個方向,現在的我還很迷茫,真讓人頭疼啊。

Advertisements

那些筆端的花開花落在風雨裏悄然飄遠

若是人生就這麼簡單愜意就好了。挑戰與風景並行,挑戰累了,忽然就不想動彈了,就想安靜地看看風景。但是挑戰永遠不會消失。雖說“你把人生當成了挑戰,就只能看到挑戰,你把人生激光脫毛中心當作旅程,你就會看到很多風景”,但是,誰也擺脫不了挑戰,即使與世無爭。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挑戰看淡,但不失努力和奮鬥,看到更多美好的風景,但不妄想永遠留存。

當我浸泡在陽光裏,所有畏懼已不在。不去奢望永遠,但是懷抱希望,不為未知數擔憂,享受每一刻。陽光浸泡著,蒸發掉失落,注入勇氣與希望。

流年在一行行文字裏行走,無所謂古韻,無所謂成詩、成詞、成文;流年在一曲曲歌裏沉澱,無所謂悅耳,無所謂感人,就這樣在簡單的人生足跡裏刻下深深的痕跡 。我已不記得多少的日出日落,多少的陰晴圓缺,在窗前徘徊,孤單中,深思,合著季節的更替,送著南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來北往的風聲,在期盼和失望中一次又一次的”沉醉”,一次又一次在逝去的夢裏慢慢送走流年……

漫步人生,多變的是大自然的風,多感的是藏在心裏的情,吹走了空中的雲,卻吹不走過往的傷與痛。遙望中,一切都在風雨中前行,在花開花落中慢慢遠去,感歎!情來,柳枝棲柔情;愛去,花落淚成行,一切皆如流水,那麼的自然。那麼的短暫,來不及卻已經如煙雲。

那些心曲,無意惹蕭然,那些筆墨無意惹塵埃,可就在風來雨去的路上濺起了泥漿,在陰晴圓缺中滴墨成傷。風擁著馬兒狂奔,惹起了太多無謂的傷感,回望失去的時光,多麼想揀拾一枚暖香的回味相攜左右,讓流年輕聲陪伴……

填詞、唱歌那是因為心的繾綣,潑墨成行那是為了祭奠逝去的春天,流年的光陰裏情早已如流水,輕輕的、緩緩的在筆端遠行,那些歌聲裏的纏綿,那些文字裏的紅塵隕石,一切都在回望中滴墨成殤,遺忘中漸漸遠航……

流年裏,雨在心底悄然飄落,風在筆端漫舞輕歌。風,來時翩然起舞,曼妙的心,多情的煽起了久違的笑臉。雨,落時清碎,或細雨綿綿悄無聲,多情的雨季,多情的笑臉,風雨總elyze價錢會含情,讓花兒笑得嫵媚和燦爛,那些流去的光陰,留下深深淺淺掬不起、挽不住的痕跡,消失在天地間。

寂寥的歲月,誰會陪你守著那一盞孤燈?誰會用心陪你在徹夜難眠的日子裏細數流年的煎熬?誰又會在美麗的月色下陪你共用那一輪圓月,聽你描畫最美的夢境?或許寡思,或許寂寥也罷,或許甜蜜或許多情,終會時間如流,永不再來。最後,誰也不是誰的誰,走到最後只剩下文字和歌聲留下的點點眷戀。

在琵琶和鳴中穿越時空長廊的思念

是誰淺唱心中愁,撫琴吟一首,看淡紅塵戀暗香,藏不住一把刀,醉裏笑,夢蒼生,韶華竟白頭,歎今生誰舍誰生?是誰焚香一指灰,鞏固了誰的期望,彈指化為灰,終須盡此生。拾dermes 脫毛掇一盞青燈,從此不問紅塵。

是誰歎一聲紅塵,如若不是相濡以沫,厭倦到終老;那麼就相忘於江湖,盡管會懷念到哭泣。月涼如水,淡化了一抔心事,相念於紅塵!請允許我拈一支素筆,在風月的歎息聲中,永存那一份刻骨銘心的美麗。在這如蓮的時光裏,輕吟淺唱,只待相遇,莫道相離。

是誰手捧一滴相思淚,輕抹傷痕淡淡疼。流年易逝,你的暗香依存,曾記否,花前月下喜相擁,笑而不談;兩地奔波系情緣,樂而不乏。依稀浮現你眉間滑落的清淚,疼了誰?那時花兒飄過你的發稍,淚卻悄悄流過誰的臉?

是誰一生淒慘愁腸寸斷。歎刹那芳華,歎千古情殤,歎一曲長歌,歎情何以堪。一生牽掛裏,終究還是兩兩相忘,繁華的離歌,引燃了心弦,煙雨風塵煙雨夢,別離了dermes 脫毛情動,拉長了傷影。靜坐輪回,用溫暖的憂傷笑看塵世。

是誰令你一指渾彈痛斷肝腸。將無盡的幽怨溶進這個一簾煙雨,婉約薄涼。若這般嬌羞默默同誰訴?如此時倦倚西風夜已昏。誰的簫聲依舊在鳳凰臺上徘徊。誰的惆悵依舊在沈園的殘壁上悲歎離索。紅酥手,黃藤酒,一杯愁緒怎飲盡追憶,春來春去,人空瘦。燈火闌珊。倚小樓。一世淚空流。那一襲青衫的影子成了我筆下揮之不去的閑愁,相思在舊詩行裏低唱如昨。

是誰期盼在婉約詞裏凝露含香。焚盡一世相思,相見迢迢無期,我只是你前世的紅顏。真的只是一場輪回裏的過往麼?你的經綸溫暖了我永生的記憶。浮華的歲月,我便在青燈古刹的悠悠誦經聲中尋你。千回百轉,此生終能遇你。

是誰將流光將落紅碾落成泥,化作塵埃。年年落花,年年離人,你的回眸,注定了我落字生香的心思,種下了此生的情蠱?相思是一程山水,而兩顆心的緣,卻是一輩子的無份。一卷紅塵癡情,你從煙雨深處走來,此生,卻只是路過了我文字的篇章。

是誰舒一曲相思瑤,輕舞水袖,展一幅優美畫卷,與風共舞繾倦,思念夜夜闌珊。我不是清純如水的嬋娟,也沒有粉黛嬌顏。只願舒一段如水的溫柔信箋,寄予君知。此時,心已水波瀲灩,珠淚殘顏。彈指流年,拂歌塵散,消瘦了思念,演繹了一場又一場歲月的留戀;情到深處,孤寂難掩;情緣elyze好唔好訴不盡笙簫,一世寂寞誰人憐,朦朧中四下裏無聲蔓延;掬一泓流水,在花箋裏染了斑白。

如水歲月悄悄滑過指尖,太多的美麗經不起歲月牽絆。不經意間,花開花又謝,曾經擁有的一切都灰飛煙滅。有一種美麗可以化平庸為神奇,化平凡為美麗。

一座山峰,本童山濯濯,只因蘊含璞玉而熠熠生輝;

一池春水,本平淡無奇,只因璀璨明珠而多情柔媚。

這便是永恒的美麗:石蘊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

牽著時間的衣襟行走在人生路上,會面臨很多選擇和誘惑,很多人被物質和欲望折磨得形容枯槁,心靈亦被打磨得麻木粗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