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歌無言的仰望著天空

這一夜,我的思緒湧動,磨了兩個小時,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外面的天空是如此的濃黑,好似墨魚的汁,似乎光明從未存在過,希望從未來臨過一樣。街道是如此的寂靜,時不時一輛車駛過,就像在平靜無波的水面突地投入一粒石子,那波痕格外顯眼,但其實,汽車的聲音較之白天並未增大或減小。對此,我雖然知道,卻無法理解。或許這就是寂寞吧,可寂寞又怎麼會出現在我身上呢?我始終不能理解。

本想要祛除內心那苦悶的情緒,而點開了歌單,選了佛歌《大悲咒》,心想:佛教最是靜心,其樂曲應該更勝一籌吧。但卻不曾想到,,我內心裏的情緒卻愈發沉澱,愈發濃厚。對此,我不懂,也不願懂。心裏好似有個聲音在隱隱告訴我:若懂了,便成熟了。

其實,我懼怕著成熟。生怕成熟之後,內心會偏離我如新的初衷,相悖而行。我懦弱的,恐懼著。與此同時,我的內心也存在著一絲祈望,祈望著現實如我幻想的那般美好。

雖然我沒遇見過新聞上那樣在我看來非常誇張的黑暗,但它真實存在著。它存在於著這個世界,區別於常見的夜空,它遮蔽的、污染的、腐蝕的是人們的內心。無知令我感到恐懼,可智慧有時卻讓我更加恐懼——揣著智慧裝無知,還有比它更加可怕的事嗎?這需要自己去領悟。

突然的,我又想起了命運。讓許多人恨的同時,又被許多人愛著——恨的,是苦難的人;愛的,是幸福的人。而我似乎是中立的——命運眷顧我時,我感謝著它;可是當它遺棄我時,我又禁不住地恨著它。我無法控制我的情緒,就如我不能控制我的命運一樣。,星星何時成立海外公司能脫離軌道?

夜,更加濃烈,如同罪惡的顏色般令我擔憂。涼,滲入心底,好似秋天的滋味般令我冰寒。空,四顧無人,恰如嫦娥的孤獨般令我恐懼。

Advertisements

邊緣的荷花沉吟著憂傷的旋律

天地良心,慈悲為懷。舉頭三尺有神明,天有眼,地有心,做人當上於天而無愧,下與地而無悔。有一顆純淨的心,如水晶,如露珠,自然照得見世上千百色彩。心如明鏡,世界不過是心的鏡像。我們從心出發,走向世界;又從世界走回自我,回歸內心。

煩惱時,靜一靜。痛苦時,靜一靜。失意時,靜一靜。我問法師:何處是佛?法師說:心靜即佛。閉上眼,塞上耳,讓自維他命D己消失,讓世界消失。心,空無一物,究竟清靜。

心在內,身在外。身是皮囊,心是靈魂。

富有嗎?看一看身外物。快樂嗎?問一問體內心。

追逐著,奔跑著,為了功名,為了利祿,為了錦衣玉食,為了豪門大宅。得到了,就心悅,失去了,就一定要心傷嗎?何為得,何為失,很難界定。華屋也罷,陋室也罷,能帶著鼾聲香甜入睡的,你是氣定神閑的仙人;躺在床上輾轉難免的,你是心亂如麻的囚徒。

一個富翁看見一個漁夫躺在沙灘上曬太陽,就對他說:“你怎麼不出海去打魚?”漁夫反問道:“你告訴我,出海打魚為的是什麼?”富翁說:“為了掙錢,成為富翁啊!”漁夫再問:“成了富翁幹什麼?”富翁說:“那時,就不用幹活,可以到沙灘上曬太陽啊!漁夫聽後笑著說:“我現在不就在沙灘上曬太陽嗎?”

也許終其一生,我們也只不過是漁夫一樣的平凡人,不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業,可是那又怎貴金屬投資麼樣呢?我們盡力而為,無愧於心;我們樂在其中,身安樂意。

釋然,超然,淡然。任小草枯了再榮,花兒凋謝再開,天空黑暗了再光明,有一顆平常心。其實哪里有心呢?心在何處?拿出來看看。我想無人拿得出。心就是世界吧,就是自然,也是宇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每一個心裏,都有一個世界。有事無事時,突然靜下來,問一問自己的心。
醉香樓裏,男人都在為女兒香沉醉迷離。富麗堂皇的大廳裏一下變得昏暗深沉。柔和的光柱照耀著舞臺中央,。女子一身妖豔的紅就那麼一瞬間侵蝕了在座每個人的心,舞畢,全場譁然。她傾國傾城,以紅衣舞冠絕整個王朝,沒有人能抵得過她的誘惑。她是紅月,醉香樓的花魁。

皇宮內,東宮,太子慕容華褪去了往日屬於太子最貴的著裝。帶著隨侍走出了宮牆前往民間進行視察。

這天,雨霧籠罩著整個皇城。“門前忽降新橋雨,橋上佳人舞袖裙。若天有憐前塵事,霓裳一曲詩琳景勝作。”紅月撐著傘,站在石橋上望著雨水在水面上開出一朵又一朵的小花。橋的一端,一身白色便服的慕容華正與親信說著視察結果。“回眸一視猶憶昨,淡妝輕抹空餘癡。”慕容華看著不遠處的紅月,忘了身邊一切…

一輩子都無法忘卻的一件小事

應該說我天生是一個脾氣好的人,懷有一顆菩薩心腸,記得在我小的時候連見到一只小貓小狗的小動物死了都要難過一陣子,更是受不了別人痛苦的樣子,如遇此種情況總想伸手幫人一把。可是在經曆了人生許多各式各樣令我生氣的事情後,我的心境開始發生了變化,冷漠和自私開始占據心靈,脾氣也大腸癌口服標靶藥變得越來越壞,遇到一點不順心的事都想借機發泄,以消解鬱悶和逼屈,搞得身邊一些朋友對我敬而遠之起來,現在回頭想想遭遇的這些小事情,還是有點耿耿於懷,放不下來。

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是農村廣闊天地涵養了我,滋潤了我,我對農村有一種與生俱來難以割舍的情感。雖然在城市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時光,但每次回老家探親,我都要衣著樸素,說著家鄉人聽得懂的土話方言,總想留存那一份農村人的淳真和質樸,就是這樣卻讓我遇到了。那年夏天,我陪父親到市裏看望打工的姐姐,父親順便給姐姐一家帶些自家產的糯米和雞蛋。因為帶得多,便讓父親找來扁擔讓我挑著。到了長途汽車站後,我和父親就上了市裏一輛公交客車。可能是乘務Dream beauty pro 脫毛員看我們是從鄉下來的,態度就不太友好,話語中還帶著幾分冒犯,橫挑鼻子豎挑眼地讓我把帶的東西放好,不要防礙其他人乘車。當時,我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心想我也是國家的人,不就是穿著樸素一點麼,犯得著這樣小瞧我們農村人?我正想找她理論理論時被父親制止了,想見姐姐的興奮勁被她一掃而光。

還有一次,單位派我公出到另一座城市辦事,在通過火車站侯車廳大門安檢後,正欲拎包上樓時,卻被一位年輕的值班安檢人員叫住了,非得要看我的證件不可,因為當時走得急,有效證件忘帶了,於是我就跟他好言解釋起來,但是任憑我怎麼說他都是不相信我的話,非得讓我拿求職中介證件,想著火車快要進站了,急得我直跺腳,恰巧遇到一位同事從外地回來才幫我解了圍。這事搞得我當時很鬱悶,很上火,以至一路上盡琢磨著為什麼同時進去那麼多人,偏偏要看我的證件,難道是我看起來不象好人?或者是個在逃犯?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