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天龍地鼠魯蛇亂竄 都是選舉惹的禍

為了爭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八千八百二十四億元新台幣的分配額度,台灣政界一時間「天龍」、「地鼠」、「魯蛇」亂竄。
台灣的行政院政委張景森首先開炮,他表示,「天龍國」過去花的錢是悲情「地鼠國」未來的三倍,很不公平。隻是話如果這樣說,那麼不是都消耗脂肪會區的縣市怎麼辦?於是,比「地鼠國」更加可憐的嘉義縣長出聲哀叫說,嘉義不是都會區,「地鼠」都排不上名,隻是「魯蛇」一條。
地分三級人分三等
小小的一個台灣,南北長約四百公裏,但是地分「天龍」、「地鼠」、「魯蛇」三級,同樣是台灣國民,住民也跟著分三等,在完全不公平的資源分配之下,城鄉差距愈拉愈大,大家經常為公平問題憤憤地吵成一片,亂成一團。
同樣是台灣,為甚麼要地分三級人分三等呢?且話說從頭。
台灣直到一九六七年才出現第一個直轄市台北市。台北市之成為直轄市,為的不是甚麼,為的就是選舉。台北市現在號稱深藍鐵票區,市長雖然落在無黨泛綠的柯文哲手中,但是基本盤仍然是藍大於綠。
不過這是現在,早期並不是這樣。早期台北市長選舉一再由黨外人士當選,其中高玉樹當選了兩次,依當時的規定,縣市級首長要民選,但是省主席和直轄市長由中央派,於是這便讓國民黨找到解決問題的竅門,使出台北市升直轄市的招數,把市長位置由市民決定,搶過來由自己派任,從此「天龍國」就此誕生。台灣開始了地分兩級人分兩等的時代。
後來,高雄市在一九七九年升直轄市,選舉老讓黨外贏,也同樣是關鍵。隻是儘管高雄也成了直轄市,但是在國香港公司註冊民黨長期統治的期間,政策一貫重北輕南,所以高雄既然位居南方,便成不了「天龍」,雖然優於其他「魯蛇」縣市,卻也隻能當「地鼠」。
這兩次升格雖然是選舉惹起的,但都是為了不讓市民直選 市長,至於再下一輪的升格,同樣是因選舉故,卻不是為了取消市長選舉。
上世紀九十年代,民主先生既修憲又修法,於是一九九四年後直轄市長省長就都得民選了。此後像台中縣合併升格目標就不同了,變成了討好選民以求勝選。
這個第三輪的縣市競相升格,張景森正是始作俑者。在他建議之下,陳水扁採用他台中升格的訴求當總統選舉支票,接下來,台北縣爭著跟進,然後馬英九再跟著學,乾脆連台南、桃園也一齊來。
在政客群起昏搞之下,台灣小小,土地三萬六千多平方公裏,人口二千三百萬,卻有了六個直轄市,硬是把十三億人口的泱泱大國中國比了下去。
本來隻有台北市獨厚,後來再縣市升格成了六都,其他升不成都的就更加可憐了。緊鄰在六「地鼠國」的「魯蛇國」,由於福利、建設、發展差別,被六都升級而大幅拉開,人口也被磁吸,地大人口少的南投、苗栗、彰化,每年人口幾千幾千地流失,景況愈來愈蕭條。
選舉仍會帶來不幸
人有賢愚,運有好壞,幸與不幸便參差不齊,麵對這樣冷酷的現實,國家最重要的功能之一,便是進行資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源的重新分配,讓大家日子過得好壞不要差太多。不幸,無論是台北市升格或讓其他五都跟進,都是國家逆向行車之舉,而原因都是選舉。
於是台灣的困境就是:如果不選舉,沒有了民主,肯定是不幸的事;但是在政客算計操控之下,選舉卻仍然常常會帶來不幸。
政治觀察家 林濁水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25/00184_012.html

Advertisements